「燕归燕归」cp:皇稣

桃花径末,另有奇树,高挂小果。东风拂来吹得小青果胡乱晃悠时,倒是可爱。


北冥皇渊走在前面,八纮稣浥在后头。倒不是因尴尬所致沉默,从前的人生几十载,相伴多少年岁,还有什么不是如春溪淌往低处般自然。

此番风光静好,无需回忆过往,无需锦上添花。

他们随水而走,小筏任意流。到这一处,猛地搁了岸,不需要目标的双脚告诉他们:可以去下一处玩了。

“王爷。”八纮稣浥开口,却未经半分踌躇,而是思绪到了,便由其自然出口。

北冥皇渊转身看他,目光自然,同年少时的相伴一模一样,唯独不同,是眸中添了一层春光的映色。

“怎样了,稣浥?我们去找有村子的地方走走吧,说不定可以买到让我们眼前一亮的吃的……嗯,也可能村庄不卖这些。”

稣浥缓慢至极地眨了眼,如同从前看着兵荒马乱那时,看着北冥皇渊,他闭眼数次。吐出的称呼有点想掩回去,八纮稣浥心情十分愉快。

“皇渊。”重要话题出口,还是先顿一顿。

“你不问我,后不后悔我对你的欺骗与暗算吗。”

是述而非问,实则不需要答案。

北冥皇渊在身上翻找了一番,片刻,十分苦恼而惆怅,可怜的目光看向八纮稣浥。

“稣浥,我没能带上钱。”

八纮稣浥自他脸上得到了回复:答案自在人心。

八纮稣浥无需后悔,那是必须走上的穷途,他有责任去救赎,却不妨碍他同时爱人。背叛,欺骗,伤害,倒并非是等于毁去了感情。他打定主意了在最后一战可以送上自己的命,愿入十八层地狱,戴罪偿还前世受爱已深;或入轮回,长相伴也好,孤守望也罢,若非立场有苦衷,天命教人行不能遂真情,他也未必不会在有一日,为一人而死。

感情无需再多丈量深浅,唯两心相印便可言明一切。

北冥皇渊的心思好懂,在与稣浥交流的时候。他不吝啬表达,甚至像摆出宝一样,美滋滋给他看,开心也好,喜欢也好,生气伤心了也罢,打定主意,乐意在坦诚上做到淋漓尽致。

——何须稣浥后悔。钟爱其此生的模样,非时岁可摧,却能做到让对方十足意外。

其实并不是稣浥对皇渊不够相信,他只是也会不相信他自己。是千岁不原谅宗酋,还是八纮稣浥不太能原谅自己,答案不言而喻,自在人心。

蓦然,戛破青空宁寂,一阵清脆啼鸣。

摇头晃脑的动物个个腰肥体硕,唯纤长脖颈可以算一丝优美。橘色的扁嘴嚷出毫无秩序可言的叫闹,所幸四野无嘈杂旁声,也勉强可算长歌谣。

八纮稣浥有些愣,他没见过,也搞不清楚这是什么。他博览九界群书,汲取的是人家搞革命的经验,却不曾有必要去了解这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东西。

北冥皇渊眼睛一亮,兴致再上一层楼。

“稣浥,稣浥!是鹅,是鹅啊!”

喊得开心,似乎和它们一样高兴。

从北冥皇渊口中得知,他知道这些,是因为之前认识皇宫里一名试菜小官,其人自有野鹤闲云的愿望,能给玄玉府的厨子提供许多法子。听说,他有许多境外的书籍,虽然推敲一番,便知得来的途径可疑,但照其时常用来解释道理的所言,此乃鹅无疑。

北冥皇渊走前去,准备仔细打量一番,好不稀奇,江南头一份惊喜。

八纮稣浥听着,不由生出感慨。从前所听闻,是作为绝对的敌人对立,他的存在是必须提防甚至铲除的。现在听着,却只如江上薄薄的烟雨,模糊了钓鱼闲士的身影,波光与涟漪,淹了垂落在水中的藤花。

早就是水月隔雾,早已是远画遥光,竟会在见鹅和隐藏功与名当中艰难抉择很久,确认已,是个不输给面前此人的奇人。

高身量,宽腿步的人步伐一至,白鸟哄叫着乱散跑开。北冥皇渊纳闷极,失望极,说好了的,中原的鹅,性子彪悍,胆量惊人,用物论喻的话,就是足已杠一只梦虬孙。

眼前这些家伙,是怎样一回事。

路过的挑担老叟不住摇头念叨,可怜的异乡年轻人,分明都是水鸭。

买不成特产,吃不成小吃,这可真是北冥皇渊天大的遗憾。纵使谋算机关,隐藏多年,北冥皇渊此人的内在深处,其实还住着小孩,喜欢玩,喜欢吃,喜欢陪他玩和吃的稣浥,喜欢稣浥陪他玩和吃。

北冥皇渊不会被这些曲折阻挠,嗜好零食的心,不昭不彰,只是天地草木也能从他的步子感知一二罢了。

八纮稣浥也感觉好笑,便一本正经地打趣,你没有银钱,也不可能当了这身衣服来求过一嘴瘾而后快,玩了主人家的地盘,又对主人家的其他东西势在必得,好不公平啊。

北冥皇渊急了,这是难题,但再被提起就是挫了一把他溯难而上的勇气了,如此善意的探索之心,怎么可以算占人便宜呢!江南人没见过两条腿走路的鱼,大饱口福换大饱眼福,等价交换,可不是礼尚往来!

如何不是过分自信乎,厚颜乎,也只能这样安慰他自己。

转弯遇到了溪,沿黄泥路随意得走,中途,脚下的土地多嵌了无数石子,如白沙里蒙着细灰的贝壳。

山多,路遥,景色流转,话题倒是有一搭没一搭,想到了什么就直接开头,倒是还未见尽头。

八纮稣浥感觉腿脚有些酸了,怎的天色还不见晚。

情不知所起,一去经年,遥越万水千山,方才能知其为有始无终。

那次的相遇,本来北冥皇渊这个天生不走运的皇子,没有继承皇位的资格,也得不到父爱的关怀。身边冷眼居多,也只有那名老臣担任了亲人的角色,可谓是并没有拥有多少东西。

可自那次相遇后,小小的小鱼头鲲帝怀里多了好多好多东西。

时至鳌千岁已得朝堂重位,再到玄玉府的兵戎已逼近皇城。到那次的一口墨毒捂住他的双眼之前,他多了的好多好多,唯独与八纮稣浥有关。

原来果真是金风玉露的相逢。

或许在完全感知不到太虚海境人与事的地方,北冥皇渊会有点遗憾,最后的力量,没能让海境下的是雪。

那样的话,也算他心悦了稣浥到鬓雪白头。

评论
热度(20)

© 哈啤菠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