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都怪神蛊温皇」cp:剑蝶

大概是一篇恶搞的剑蝶文,有千雪和温皇友情向,也是全篇只有他们出镜。非常恶搞,原剧背景,食用愉快。
唯坑人才能昭示神蛊温皇还未断掉一切生命体征。



霁月光风终来,融融春意铺洒着涤去了尘污的青山,其实,是平凡一日,确实,是平凡一日。

元邪皇之乱方平定不久,各方经风波摧残后的民生,正当百废待兴时。当然,这与飘渺峰上这一隅,又有何关系呢?

雨后晴方好,凤蝶甫出门不久。

还珠楼内,主人家正拐着弯准备入花园,乍然之下,捧着书坚决认定着休息时间是读书的最好时机,就被这不速之客给堵住。

倒也并非意外,只是颇好奇。接下了递过来的一包所谓稀奇药材,温皇摇扇一番,在对方直截了当的询问下,一反常态,立即示出了准备坦诚告知的态度。

上次知晓这个情况,还是九龙终局的前夕,也就是苗疆王族的大动乱未至,狼主与藏镜人尚未沦入地门——也就是,在任飘渺前往开启伏羲深渊之前。

千雪孤鸣并非不是个细心的人。容易被对方带着移开注意力的毛病,偶尔的粗枝大叶,加之之前的九界浩劫是如此重大,何处不是人心惶惶,也就没这个心思和时间管着小家子私事。

时隔两年不止,蓝纶素衣的山隐闲人,仍是一派悠哉模样,可外人不论怎么看,现在这人的打扮就是一只蓝孔雀。

温皇微眯了双眼,也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趣味的事情,引得千雪孤鸣也有了不好的预感。多年好友,他再了解不过,此人一肚子坏水,就算背后突然卖队友的臭毛病改好了大半,该捉弄人的老本性也脱不去。

狗改不了吃屎。他暗自诽着。

“好啦好啦,看在我之前受那么多苦的份上,你就别假鬼假怪打算卖什么关子给我了。呃你不要笑成那样,太恶心了。”

神蛊温皇将书往桌上一搁,抬起摇着的扇,轻软翎羽完全掩住了下半张脸。凤蝶之情感问题,想来也该是他目前比较关心的事了,也就仅次于他那“曾经”腼腆的小侄的终身大事。

想到如此,竟有一些替小丫头吃味。

那轻浮且不知礼数的家伙,这段时间可给人添了不少堵。智者的心总是如无底崖一般深,何况是神蛊温皇的存在,虽不会被剑无极这样的人挑衅成功。

——不代表他必须不记仇哇。

不如,这样吧。

“你是义父你最大。既然凤蝶的义父都如此上心了,我又有什么隐瞒的理由呢?”

懒洋洋的家伙给自己倒了杯茶,也没管屋子里的另一个人。坦诚的语气,倒似乎有那么一番诚恳的模样,可惜千雪孤鸣断不可能中他的套,就算大智慧的影响还是余祸未清,还有这么多年练就的本能存在啊。

“……你磨磨唧唧到底是想干什么,你别以为我还会不晓得你,停!不要耍心机,快点从实招来,否则恁爸给你的总清算再加一条嘞。”

“哇。这还要被怀疑是另有所图,好友啊,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苦心算计?这天地日月可鉴的真诚,我何其无辜啊……”

无辜你个鹅蛋。

在千雪半信半疑的目光下,温皇微笑而语。茶是凤蝶出门前备好的,虽已凉得差不多,却也不是无法入口。
他眼中笑意更浓,却未被对方看入眼中。

“这么值得欢喜的事情,直接说出,便浪费了这让人惊喜的机会了。”

仍持慵懒的姿态,脑内却开始飞速且自如地动起来。两张年轻的面孔在脑海晃过,融合了一下,迅速分开,又被析出了当中无数的条理。当其中一人的那张脸浮现时,温皇不由双眸微眯,当即,心生一抹不悦。
但一想到接下来可能造成的局面,这点微弱的阴霾便被冲淡了。

“这与凤蝶心意相通的人嘛……你也认识,耶——先别着急。”

身为好友,温皇当然也是非常了解千雪孤鸣,如果太开门见山,同样了解自己的他便会怀疑其中有诈;稍微施一点疑难,引他自行入瓮,这,便是最适合的方式了。

“年龄嘛,弱冠已过,尚不足而立。吊儿郎当,言谈诙谐,这点和凤蝶真是相得益彰——更重要的是,凡事他也不缺他的分寸。”

趣味开始了。他注视着千雪冥思苦想的神态,摇扇动作之间,不由地徐缓了几分。如同故弄玄虚一般,话语也刻意有顿有续,在千雪迫切想要知晓答案的躁火上,更添一束薪。

“呃……嗯……好啦你别多讲了,快点告诉我啊,小凤蝶的爱人到底是谁,连我这个做义父的都还不知道,这都是你害的。要不是直接问她女儿家不太好,我还用得着你做啥。”

言下之意,心机温仔,你也就这点用处了。

除了不改喜欢制造乱子的心,温皇还有一个愈发严重的新病——三句“唉”一声,十步“哈”一下,转身又一声“耶”,偶尔还能感慨声“哇”。

比如现在,这唉的一声,何其无辜委屈。

“因为故里的一些往事,现在是漂泊异乡。嗯,并非苗疆人士。智计虽然不足,武功却也算在同辈人里是佼佼者,用的是刀,轻功卓绝。”

一番线索揭开,答案的棱角也愈发清晰。温皇这个算盘,只剩下最后一捺。

“如此这些,不知凤蝶的义父觉得如何?”

温皇搁了扇,羽扇置在胸前,投以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神情,凝视着多年友人,等待看他的反应。身为家长在谈论子女的幸福时候,便该是如此柔情罢,就是如罗碧谈论到无心、史君子谈论到他的儿子时一般。

温皇趁千雪踩步绕圈子,揉头苦想着的时候,抬头觑一眼上方,给这方的演技打了八分。

哈,不难做到。

耳边是千雪喃喃自语的声音,中间还啧了一声,如同是忽然推敲出了答案,却又无法确定。温皇敛了双目,又将视线飘离至四方,佯作畅想。畅想?畅想凤蝶和某人小夫妻新婚快乐,举案齐眉。

如果罗碧能笑着,慈爱地抚摸黑白郎君的头,他神蛊温皇也不是做不到这个。

“唉呀,差点忘了。他也爱好饮酒,且酒量不差。既可以与你这义父老丈人一起拼酒,也可以一起比划刀,真是美哉,看来是天注定的缘分。”

一定是特别的缘分,才一路走来变成了假的一家人。

“哇靠!”

千雪孤鸣这才恍然大悟的模样。不用说,也知道他猜想的答案是什么了。

“我咧,万万没想到啊,本来还打算撮合苍狼和凤蝶的,居然让风逍遥钻空子了。不过,哈哈,哈哈哈哈!心机温仔,我来去了!”

千雪孤鸣对这个女婿,貌似还挺满意。相比罗碧,他可是很乐意孩子们早早找到自己的幸福的,况且风逍遥是苗疆重臣,也不用别人应付什么公婆,人的脾气也好,说话也幽默。

唉,真好,真好!

“好友,慢走。”

温皇注视着人离开的背影,那人心中欢喜,全写在了脚步上。温皇默然回身,坐下品了一口茶,摇扇动作悠悠然。

此时的笑意乃是发自内心。这次游戏,有趣得非同一般啊。

倒是便宜了剑无极。

无妨,勉勉强强算是这场游戏给他的补偿。

评论(2)
热度(11)

© 哈啤菠萝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