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罗黄知乎体】一步步见证身边两个人从暧昧走到相恋,是什么感觉?

(上)未完待续

第一次写这种,然而我还没上过大学也没有玩过知乎,如有bug,咱不理它。曼睩小仙女视角,内中出现人物皆为原剧角色,曼睩非腐女也非cp推手。

送给我非常爱的两个人。

————

:一步步见证身边两个人从暧昧走到相恋,是什么感觉?

诶,这个问题……如果是像我其他同学朋友一样,肯定是抗拒啦,有不少人都讨厌这种“被喂狗粮”的待遇。

不过是我的话,我只觉得是种很微妙的感觉,很微妙的、幸福的感觉。特别是,这两个人都是我身边很重要、很在乎的人w

我是个现在大二的女生,很普通,很普通的女大学生哦。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,有对我很好的学姐和前辈,还有很关照我们的老师,以及——

这次的主人公,教授和脾气很差的学长。

我与学长的认识过程……嗯,有些尴尬(′゜ω。‵)

在刚来这所大学时候我就听说了,“古板无情宛如雷帝”般的教授,专爱与教授唱反调的难相处学长。在因缘际会下(其实是有复杂原因的),我成了教授带的新生,和难相处学长、豪爽的好人学姐一样,是教授的学生。

学长的事迹是学校里大家都在偷偷说的,例如,好几次翘课去隔壁市找人,在有外校来宾旁听的课上和教授呛声,在教授的办公室吃鸡肉卷配汽水什么的……

但说的最多的,是学长让全校同学都望尘莫及的成绩,令人欣羡向往的才华。所以说看完上面再看这句,有些意外了吗?hhhh,学长很厉害的,是当之无愧的学神哦,不好细数学长在学业上的事迹给大家听,总之,是非常非常厉害的。

这对师生奇妙的敌对关系,几乎是全校不论是同学还是老师们、或者其他饭堂阿姨之类都知道的。

当时我大一,学长已经在读硕士了,他从大一就是教授在教,所以说,也算是认识很多年了吧。

与学长奇妙的第一次对话,发生在图书馆。

那次是人非常好的豪爽学姐(ps.学姐也是教授的学生,但跟教授的关系不算好,是跟学长与教授的那种关系另一种的……不好)带我去熟悉学校的。教授对我关照很多,虽然人依旧严厉,但我的话,没问题的啦。

所以……这个消息,作为教授死对头的学长当然是知道的。

我在书架前准备抽出一本书,突然伸出来一只手,用力按住了那本书,吓了我和学姐好大一跳。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个子比我们高一头的……很帅的男生,一脸冷漠,且带有一点嘲讽的意味,他的第一句话就是:哟。

如果放在小说里,这该是爱情的开端,但,我有非常相爱的恋人的!而且、主角并不是我呀,我是记下这个故事的人。

然后,学姐直接上去骂他,还想打他,H(学长名字的首字母),你想吓死女学妹吗?!

之后,学长问了我和教授是什么关系,我当时并没决定好要不要告诉学校的人。在心里犹豫了很久以后,学长冷冷地嗤了一声,说:

“我了解L这个家伙,并不足够特别的人能得到他的特别对待,肯定有特别的原因咯。”

嗯,L就是教授的名字首写,大家都称呼教授是L教授,但学长一直直呼他的名字。

之后学姐有点气地安慰我说,不要在意学长,虽然他表面看上去是要搞事的那种,但其实根本也不会做什么,纸老虎而已。

……其实我当时早该发现,学姐虽然经常凶学长,学长喜欢开那些让学姐发火的玩笑话,但根本性质算是一对欢喜冤家呢hhh

关于我与教授的关系,留到现在告诉大家,是不是开始好奇了呢?其实,教授是我的——监护人兼大伯哦

父母比较早就离开我了,父亲从前就经常说,他和大伯是过命的好兄弟,几个兄弟一起打拼出了如今规模超大的公司,其中最大的功劳,就是大伯。是的,对于大伯来说,大学教授才算是兼职吧!也庆幸这个兼职,没有错过对他来说,这辈子很重要的一场相识。

无依无靠的我是由大伯收养,那时的我还很小。大伯的家很大,大伯工作忙,也不喜欢打理家务事,所以家里是有管家和保姆的,他们一开始还叫我小姐,在我一番努力下,才开始叫我的名字。

即使如今,那已经是一个非常强、非常棒的国际公司了,但大伯依然在耗费心力,让它变得越来越强。大伯的好几个兄弟,其中包括我的父亲,现今都已经不在他身边了,也许这就是大伯偏要这么辛苦的原因吧,那是他们一起努力的成果。

那天遇到学长,晚饭时候我就把这件事告诉大伯了,想知道素来不喜欢与其他人相处与交往、也不喜欢别人不将他放在眼里的大伯,为什么学长对他这种态度,大伯却不生气也不解决呢?

是因为学长的成绩非常厉害,非常天才吗?

我问了大伯,大伯只是哼了一声,继续看着报纸,但我知道他这不是不高兴,而是完全反过来的www

“也许,之后你们会有越来越多的接触,H是怎样的人,你自己去感觉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

诶……?

据学校同学说的,大伯和学长是非常水火不容的关系,但他们对我说的关于对方的评价,怎么都是他们很了解对方的样子?

而学姐说的话,在之后得到了验证——

或许,也是大伯想对我表达的得到了验证,学长真的是个很好、很温柔的人( •̥́ ˍ •̀ू )

只有接触深了,与他的生活开始有了交汇,才能明白他的温柔,那并不是刺人的冰椎,是凉凉的泉水。

和学校在学生中人气极高的年轻导师、兼我的男朋友邻居家的大哥哥T大哥不同,因为我和男朋友是青梅竹马,自然也是很早就认识了T大哥,所以在私下里都是称呼大哥的。

T大哥的温柔,是言行举止都能让人感受到的,比喻一下的话,就是金色的阳光,让人非常温暖,让人非常喜欢,是个非常能让身边人安心的人。

而学长不一样。

虽然学长不好相处,但他真的不仅是细心、也非常容易心软,就像表面上讽刺你无知、数落你高估自己的能力,但在你愤而想证明给他看,努力往面前没能消化的知识点里扎时,他则在旁边非常耐心地把所有给你讲清楚了,顺便揶揄着说:

“一下子就讲这种题,该夸L是个对你们寄予厚望的良师,还是说……他是个刁难人的变态?哈。”

这种事情在我和学姐的日常里经常发生,我是很感激学长的,而我们不用说,也是三个人都心知肚明,学姐不是真的讨厌学长,每次生气都只是归生气的。

大概,这就是学长和大伯彼此很了解的表现了。

学姐在这种时候总是翻个白眼说,阴阳怪气,我们早就习惯了。

评论(5)
热度(34)

© 哈啤菠萝 | Powered by LOFTER